走关系减刑都是弥天大谎—被告人当庭指控办案人员牵出案中案

范跃红 陈碧园
2021-04-16

  几天后,小美接到黄岩公安分局的电话,说检察院对李云作出不予逮捕决定,需要家属办理取保候审手续。此时,恰好在小美身边的李大刚吹嘘起来:“你看吧,多亏我托的关系,还是相当有用的!”


  走关系减刑原来都是弥天大谎!

  被告人当庭指控办案人员受贿 牵出一桩诈骗案中案

  “这个案子办案人员不是收了我几百万的钱吗?说好的无罪呢!我要向有关部门反映,彻查到底!”2019年7月,在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法院的庭审现场,当法官依法作出宣判后,涉嫌诈骗的被告人李云(化名)情绪愤慨,当庭指控公检办案人员收取贿赂。

  庭审结束后,李云在狱中向管教民警递交了亲笔书写的控诉材料。经检察机关调查,发现是李云的狱友李大刚(化名)编造可以“走关系”“捞人”,向李云夫妻二人骗取高额费用,用于个人挥霍。2020年9月,李大刚被黄岩区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17万元,退赔被害人违法所得57万元。李大刚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,近日,台州市中级法院依法维持原判。


  编造自己有关系的假象

  2017年11月,李云因涉嫌网络诈骗被刑拘,关押在黄岩区看守所,李大刚因涉嫌冒用他人身份证和他关押在同一监室内,两人聊得十分投机。不久后,李大刚因解除嫌疑要被释放,李云偷偷塞了一张纸条让其带给远在深圳的妻子小美。

  离开看守所后,李大刚打电话给小美,介绍自己在台州工作生活了八年,受李云所托,可以为他的案子疏通关系。

  “我是不是遇到了骗子?”小美第一时间怀疑这是一通诈骗电话。当李大刚向小美透露先前李云提供的个人信息后,她逐渐打消了怀疑。

  电话中,李大刚提议给李云添置些衣物、充下饭卡,小美欣然同意,通过微信转了4000元给李大刚。收到钱的李大刚拿着2000多元给李云买了衣服、充了饭卡,剩下的用于个人开销。之后的一个月,小美经常在微信上向李大刚打听李云的状况及案件的相关办理情况,李大刚都事无巨细地告诉了小美,小美也越发信任李大刚的办事能力。

  2017年11月底,李大刚说需要花2.5万元给看守所民警打点关系,让李云在里面过得好些,小美立即通过支付宝把钱转到李大刚朋友的支付宝中。然而,这笔钱很快就被李大刚挪作他用。


  取保候审成了骗钱的幌子

  “李云的案子找律师没什么用的,还不如实实在在花钱找关系能获得轻判。”几天后,李大刚在电话里出谋划策。小美当即听从李大刚的话,和律师解除了代理关系并要回代理费8万元。

  2017年12月,李大刚告诉小美要给检察院打点关系,送钱必须要家属到场,小美连夜坐飞机赶到黄岩。当晚在宾馆内,李大刚和小美说如果李云想要轻判或者判缓刑,至少需要100万元疏通公检法关系。小美犯了难,告知自己手头只有8万元,能不能由其帮忙垫付,等发了工资逐步还上。随后,在交谈中李大刚以此要挟,两人逐渐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  此后,李大刚说需要拿钱给检察院打点关系,小美取出7.5万元现金,并在李大刚的诱导下,将李云十几万的股票变现交给李大刚。几天后,小美接到黄岩公安分局的电话,说检察院对李云作出不予逮捕决定,需要家属办理取保候审手续。此时,恰好在小美身边的李大刚吹嘘起来:“你看吧,多亏我托的关系,还是相当有用的!”小美越发相信是李大刚的关系起到了作用,让李云从看守所释放出来。

  在小美的授意下,李大刚独自接李云出所,将其安置妥当后便索要高额费用,“因为我帮忙走关系垫付了40万元给检察院,还有10万元给看守所,你才能被放出来,这50万元你要还我。”李云半信半疑,打电话给妻子小美核实情况,在电话那头的小美确认了这一事实。“这个事情完全可以请律师解决啊?”李云满心疑惑。但是几经劝说,李云逐渐信以为真,转了22万元给李大刚。

  在取保候审的半年时间里,李云先后5次接受了公安机关、检察院传唤讯问。每次,李大刚都会带着李云到公安局边上,故意打开手机免提,让他以为自己在和“警察”通电话,并展示公安分局刑侦队长的通话记录。李大刚还安排了几次有“民警”“领导”参加的饭局,并让李云买单。

  谎言在庭审中戳破

  2018年4月,李云被李大刚带到一家咖啡馆里。“你这个案子,如果要无罪,还要给20多个经办民警送160万元。”李大刚给李云抹去60万元零头,要求他再转100万元给自己。想到自己的股票账户尚有20多万元,李云答应将股票账户的钱作为定金,剩下的钱等拿到结案通知书后,把老家房子卖掉再给李大刚。此事初步敲定,后面为防止李大刚别有用心,李云在与他的通话中留了个心眼儿录了音。在录音中,李大刚肆无忌惮地向李云讨要100万元,并承诺可以帮他争取到缓刑或者无罪释放。李云将该录音存放在朋友处,该份证据在后来李大刚诈骗案认定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。

  2018年8月,李云经黄岩区检察院决定予以逮捕,重新收押。此时的小美方才幡然醒悟,之前李大刚所谓的走关系、减刑原来都是弥天大谎!当小美提出要与李大刚断绝关系时,李大刚还以向小美家人告发为由进行威胁,要求一次性给付分手费20万元。无奈之下,小美网贷了10万元给李大刚。

  2019年7月,李云被判处实刑,至此案发。

  2020年9月,李大刚被黄岩区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17万元,退赔被害人违法所得57万元。李大刚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,近日,台州市中级法院依法维持原判。


  检察官提示


  别再相信花钱托关系的套路了

  不通过正当途径进行辩护,却选择“走关系”逃避法律制裁。这种所谓可以“捞人”“摆平”的诈骗案件这些年屡见不鲜,骗子往往抓住了被害人迷信“法外特权”和“暗箱操作”的心理,将本来就按正常程序办理的事情,包装成可以只手遮天的效果,大肆行骗。

  我国已建立完备的法律体系,具备了完善的司法程序,绝不是凭某个神通广大的个人就可以操纵和更改案件的处理结果。当事人及家属在表达合理诉求、争取合法权益时,务必走法律途径、正规途径解决,通过正当的司法渠道合理满足个人诉求,不要寄希望于托关系、走后门,以防人财两空。

[责任编辑:杨景茹]

分享